七滚

各种段子的存放处,语死早文笔渣超低产神逻辑_(:з」∠)_谨慎关注

复刻【九】

车里流淌着舒缓的琴声,收音机里传来断断续续的嘶哑哼唱着的女声,像是在讲述一个写在跨越了年代与空间的泛黄书页上的故事一般。


庄纯闭着眼安静地半躺在座椅上,指节和着旋律有节奏地敲击着扶手,像是在等待什么。


“零零二零零二,收到请回答,收到请回答。”少年清亮的嗓音打破了空间内静谧的气氛,“人呢人呢?回个话,都死了吗?”


“不好意思让你失望了,我们都好好活着呢。”庄纯懒懒地答道,“你小子不安好心,整天盼着我们早点死是吧?”


“那当然了,我可是很记仇的。我还记得第一次见面时你家那位抽我的一巴掌呢。”少年说,“算了,问候的话就到这里吧。你们那边怎么样了?”


“不怎么样。”庄纯调整椅背坐了起来,示意少年看光屏上中断的讯号,“祀肆下去后信号就被干扰了,我现在完全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


少年:“哦哦这个剧情我知道的,一般主角进入关键地区都会与队友失去联系,然后与女一号通过一起历险建立起友情之上的不纯洁情感……你要小心点哦说不定祀肆回来就会带着他的萝卜女友对你说‘我们分手吧’,然后你就得哭着跑到酒吧里买醉然后抱住不知道是哪个路人甲的大腿哭诉,接着顺理成章地酒后乱性,然后你和祀肆就此决裂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庄纯:“你可以继续说下去,看我回去会不会打死你。”


少年:“我就说说而已,最近我在写本小说,你知道的生活总是比小说更精彩……”


“够了你闭嘴。”庄纯简直受够他了,“说重点。”


“不要这么暴躁嘛我又不能出去,好不容易有个人跟我说说话……好吧。”少年终于说,“我的意思是,你为什么不进去?”


庄纯像是听到天方夜谭一般:“你让我进去?我难道不是和你一样娇弱而宝贵的技术人员吗?”


“不,这是有原因的。”少年冷静地说道,“我记得是在几个星期之前有个蠢货从我这里要走了资料然后就这么一个人进去了,结果被不知道什么东西打了个半死出来。所以之前我听到你们很顺利地就进去了的时候才会表现出与睿智的我形象完全不符合的惊讶。”


“你是说,在我们之前有人进去过?”庄纯有些讶异,“是谁?”


“啊一不小心说出来了。涉及到保护个人隐私,具体是谁我就不说了。”少年说,“所以我想,那个蠢货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说不定误打误撞地把防御系统给破坏掉了,所以就算是你进去应该也没有太大危险,当然如果你回不来就更好了。”


庄纯:“……你这么一说我突然更不想下去了。”


“不,你必须下去。”对方有些幸灾乐祸地笑了,“其实是这样的,老师托我给你带个话来着……下面的东西估计不止你们带回来的那一个,他让你把可能存在的个体全部破坏掉。”


“炸掉不就好了,为什么我非得进去?”


少年满脸都是“你怎么这么蠢”的表情:“这种事情当然是越隐蔽越好,再说了万一制造这玩意儿的核心在非常深的地下的话,你炸个表面有毛用?”


“不过我用我的人格向你担保,下面的危险系数不大,毕竟任务评级是也不过是个C级对不对?”他补充道,“再说了,你不是号称就算世界末日也能苟延残喘到最后一秒的么?”


“谢谢夸奖。”庄纯一边低头检查装备一边道,“不用说世界末日,只要能比你多活一秒都算我赢。”


“难道你已经爱我爱到了宁愿做那个活在世界上的人一个人承受痛苦的地步?”少年故作悲伤道,“然而我早就有了深爱的人,我们两个是注定不可能在一起的……”


庄纯直接切断了通讯。


遇到秋球球真是人生最大的不幸。庄纯暗道。




他们这次接到的委托仅限于“搜集信息”,至于搜集什么样的信息,雇主并没有详细的交待。这样的开放性委托一般只需要调查一番附近的情况并且将能力范围内能获得的东西上交就可以了。在已经俘获了零四的情况下,今天只要象征性地进去转一圈,他们这次的任务就已经可以说是完成了。


至于附加的那条命令……在雇主没有强烈要求的情况下,本部的命令享有最高优先权。只能说雇主倒霉了,很显然他知道的并没有自己这方多。庄纯想。


他这时已经顺着零四打开的通道来到了之前与两人失去联系的电梯前,通讯器依然没有反应,并且与外界的联系也被切断了。再加上可能会大量出现的的像零四这样的防卫用生化机器人,这里的主人显然并不想将这里的某些东西暴露于外界之下。


然而令他想不通的是,从之前秋球球说的那个倒霉鬼来看,他们能够如此轻松地进入这里简直是走了大运,而用零四的话来说简直就是不可思议——他们本来应该连大门都进不来才对。除此之外……


他微微躬身,悄无声息地贴近了墙壁,左手则微不可觉地按上了腰间的武器。


左边向下的门,从之前祀肆那边传来的消息,应该是紧闭着,连零四也没有权限进入的地方才对。


然而现在它就这么敞开着,门内微弱闪烁着的蓝光像是陷阱一般,随时准备着捕获前来自投罗网的入侵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