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滚

各种段子的存放处,语死早文笔渣超低产神逻辑_(:з」∠)_谨慎关注

复刻【五】

新坑_(:з」∠)_可能略长


 


架空未来,略慢热,渣文笔轻拍_(:з」∠)_


 




 


因为澜身上的伤还没有完全愈合,并且又买不起治疗仪,于是出发被推迟了整整两个星期。


 无论什么委托,只要接下来了澜的态度就会转变得无比认真。除去解决生理需求之外,他醒着的大多数时间是在研究路线和整理装备上。与往常不同,多带上一个拖油瓶意味着需要考虑的事情也多了起来,更别说是带上像夏末这样一个战斗力连五都不到的渣,这次任务的麻烦程度简直突破天际。


 相比而言,夏末的日子简直过得无比惬意而滋润。


 “……所以你之前是有十几年没吃过饭吗!”老板娘目瞪口呆的看着夏末风卷残云一般扫荡满桌的食物,“你在家里到底过得是有多悲惨啊!”


 “……吃饭?”夏末从盘子里抬起头来努力地回忆了下,“好像是……没有吧,我就一直坐着一直坐着……然后就出来了。”说完他又重新埋下头继续奋战。


 “你这样吃真的不怕撑死吗?”老板娘说,“这已经是第六盘了。”


夏末猛地抬起头:“吃这么多不正常吗?” 


“毕竟以你的体型看不出来是这么能吃的货……不过你要是没吃饱的话就继续吧我不介意的。”老板娘有些肉痛地说,“虽然我更喜欢你少吃一点。”


 “……好吧那我不吃了。”夏末一脸遗憾地放下叉子,将早餐券递给了老板娘,起身准备出去转转。 
 
尽管现在的北三城像是被政府完全遗弃了一般萧条而冷清,但是通过城市里的各种公共设施来看还是能依稀感受到当年的热闹繁荣。气候模拟装置尽忠职守地工作着,并且在靠近市中心的居民区与市集一带,部分有轨电车的线路依然是运行着的。 


夏末没有选择坐电车,而是一路闲逛着到了市集。今天是个难得的阳光灿烂的日子,市集上的人群也比往常多了很多。 


阳光像粘稠的蜂蜜一般流淌着,一切看上去是如此温暖而美好。再加上随风飘来的阵阵香气,甚至让人有种这座城市依然充满着希望与生机的感觉。 


“今天真是个难得的好天气啊。”卖烤串的大叔感叹道。


夏末盯着摊子上的肉串,神色严肃地点了点头附和道:“是的,非常难得的好天气——请给我来五串这个。”


事实上他并不知道这种阳光灿烂的日子对于北三城的居民来说意味着什么,只是单纯的很喜欢这种温暖,明亮,并且清晰的活着的感觉。


然而这种舒适而安逸的氛围不久便被打破了。他扫荡完整个集市的小吃摊后四下逛了一圈边准备在附近的什么地方随便睡个午觉,正昏昏欲睡的时候却被人毫不留情地叫醒了。


“啧……你这个样子看上去像是打盹被吵醒了的猫一样。”澜说。由于高度问题他不得不仰起头往上看,“还不下来,扒在那里一脸怨念地看着我干什么?”


“……我下不来。”夏末趴在车顶边沿可怜巴巴地看着他,“你能接我一下么?”


“不能。”澜冷着脸拒绝了这个请求,“怎么上来的就怎么下去。要睡就回旅馆,跑到废弃的电车顶上晒太阳,你以为你是猫么?”


话虽是这么说,但是在夏末各种尝试未果并差点头朝下摔下来后,澜最终还是忍无可忍地上去把这坑爹货给拎了下来。


“突然找我有什么事?到开饭的时间了吗?”夏末拍拍身上的灰尘,小跑两步跟上澜的步伐。


“跟着就是了哪那么多废话。”澜不耐烦道,“等下我没叫你说话之前别开口,无论什么人跟你说话只要微笑就行了。”


“哦……也就是说让别人把我当成哑巴就行了?”夏末似懂非懂地点头,“万一他们让我写字怎么办?”


“那么你就给我安静地扮演一个智障。”澜冷冷道,“虽然你确实也挺像个智障的。”


夏末不说话了。




二十分钟后,两人来到了市中心最高的建筑下。这里曾是北三城的行政大楼,然而在数年前行政长官被完全架空之后,行政部门已经是名存实亡,而这栋大楼也逐渐被除政府和居民外的第三方势力所掌控。不过即便如此,它依然是整个北三城的中枢。


在进电梯之前澜不放心地强调了一遍,想想又往夏末手中塞了个苹果:“拿着别吃,微笑着盯着就可以了。对,就是这个表情。很好,这样你看起来更傻缺了。”


……我看你才比较傻缺。夏末在心里默默吐槽。


电梯很快到达了二十层,门叮咚一声打开了。映入眼帘的是一间看上去十分干净整洁的办公室,不过与其说是干净,倒不如说是无机质般的冰冷。这种环境让夏末感到有些不舒服,他努力将注意力放在手中的苹果上,以此来抵御从心底深处泛上来的烦躁与不安。


两人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门口等了好一会儿,终于有人出来了:“这可真是稀客啊澜先生,今天过来有何贵干?”


来人是个大约四十来岁的中年人,皱巴巴的衬衫外随意地套了件白大褂,看上去十分没有精神。


澜礼节性地和他寒暄了下,将夏末从身后拉了出来:“给他伪造个身份,数据就用我之前在你这里备份的B13 ,不要绑定生物信息。”


“……哦?”男人像是才注意到有第二个人一样,“这是……我可没听说过老板又给你送人过去了啊。”


“我的搭档,上次任务的时候被撞到了头变傻了,正准备带他出去治疗来着。”澜随便扯了个谎,然后对身边的“搭档”说道,“去吧,不用害怕,我在这里等你。”用的几乎是诱哄的语气。


“你的脾气倒是好了很多。”男人点了点头,目送着夏末乖乖地跟着助手进了旁边的工作室,然后慢吞吞地从上衣兜里掏出个烟盒,“来一根?”


在听到意料之中的拒绝后,他自顾自地点燃了烟深深吸了一口,这才说道:“我有两个消息,一个好的一个坏的,你要听哪个?”


“虽然我不太喜欢这种老掉牙的说法,”澜冷淡的说,“不过先说好消息吧。”


“好消息是,老板今天不在,并且看样子他这段时间都不会回来了。”


澜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


“但是,坏消息也正是这个。”男人接着说道,“我总觉得有什么事情已经发生了。另外你要走的话趁早,迟了指不定会碰上什么。”


“你指什么?”澜问道。


“这可难说……兴许是政府终于想起了这个地方,兴许是连他们都放弃了这里。”他指了指天花板,像是提不起兴趣般地耷拉着眼皮,“我对这些可没有兴趣。”


澜还在思考刚才所获得的信息,而研究员看上去仅仅只是十分专心地抽着烟而已。于是两人又陷入了沉默,直到夏末出来为止。


“看来已经没我什么事了。”研究员慢吞吞地说。他将燃尽了的烟头扔到地上,随意地踩了几下,“就像我刚才说的那样……你这次出去就别回来了的好。”


说着他拖着脚步有些机械地往回走,路过夏末旁边的时候停下来端详了两眼,甚至还给对方顺了顺头上翘起来的呆毛。


“变傻了?”研究员自言自语道,“你看起来可比那边那个傻缺正常多了。”


澜:“……”




TBC.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