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滚

各种段子的存放处,语死早文笔渣超低产神逻辑_(:з」∠)_谨慎关注

关于基三

翻了好久以前写的东西,那时候我还没A,只是为了不想忘记所以将回忆写了下来,不过现在看起来显然没有必要了。

江湖不见,彻底忘却也没什么可惜的了吧。

最后一条是我今天看到的时候添加的,也算是给这段回忆画上句号了吧。


 

一、

  知道基三其实是很早很早以前,最早大概要追溯到我看仙四同人的时候,那时古剑已经出来好一阵了。大概是叫“人品副本队”,作者是带领丕云跳草裙,现在已经很久没有更了,至少在我收藏的那个帖里是这样。

  后来看大软的时候我和小川说,要么我们找个游戏玩吧,小川说好。因为那篇同人,所以对剑三的感觉还是不错的,只不过最终决定的时候小川说“金山?不靠谱的样子啊”,于是我们就去玩了天龙。

 

二、

  后来在燃战吧认识了彤彤,然后进了她们的群。那个时候彤彤的帮会才建没多久,邀请我去玩的时候我以机子太渣回绝了……其实很大一个原因是我不大习惯win7系统。

 

三、

  再然后我跟锒铛她们熟悉了,了解到她也在玩基三。她用的是移动硬盘,连接到老三的本子上的时候基本就是一片黑,我的机子虽然情况好一点但是也没什么区别。我和老三一边感叹着“好高的配置需求”一边拷游戏,后来我们才知道其实是三十多万个文件损坏的问题,和机子一毛钱关系没有。

 

四、

 我建角色的时候犹豫了很久。看同人的时候因为慕容紫英是纯阳所以想建个道长,锒铛说“纯阳?纯阳好像操作要求蛮高的”,于是我开始在剩下的门派里纠结。官网测试的时候是傲血天策,但是我非常不喜欢天策,因为我觉得南皇军爷须须太难看。

  那时候我还不知道破军这种东西。

 

五、

  其实那个时候我想选万花的,因为觉得笔好看。但是南皇军娘比南皇花姐好看,于是我义无返顾地跳坑了。

  ……很久以后我才明白,那其实真的是一个好大的坑。

 

六、

  稻香村其实没什么可说的,因为在我心中凡是新手村都差不多,所以也没认真看剧情,李复的轻功教学倒是很认真地看了两遍。

  出村之前按照地图上的任务卷轴去找余半仙算了个卦,算到个风卦,不明觉厉。

  ……其实对于我这种万年脸黑的人来说,就算是天卦也照样能黑出水平黑出风格。

  

七、

  出了村就是洛阳,于是我抱着对未来的美好期望开森地去找万花新手接引人——那个时候我还是一心想入万花。

  ……然后我发现僧一行丫的不收我。

  

八、

  百度了一下之后发现只能自己走过去,在看到万花隔着洛阳十万八千里之后,我万念俱灰地入了天策。

  ……尼玛谁要T啊我想玩dps。

 

九、

  天策新手任务清完后我觉得其实天策也不错,不用读条而且还可以马上战斗,操作也不算难就是哪个亮了按哪个。

  彤彤问我:“七滚你要人带么?要的话我喊人带你。”

  我看着被我一枪戳死的怪,很自豪地说:“不用,我自己慢慢熟悉就好。”

  然后我发了张截图给她看。

  “原来是军娘啊。”

  “因为我觉得好像输出比较高的样子=v=”

  然后彤彤沉默了。

  

  很久很久之后我才知道,天策其实只有一个心法,那就是铁牢。

  

十、

  我升级其实挺快,后来甚至超过了比我先玩的锒铛。锒铛是个美艳的大胸毒姐,可惜她在圣母轮。

  那个时候的最大目标就是满级,所以就算始终只有一个人也没有觉得不习惯。每到一个新的地图都很新鲜,做任务也做得很欢乐。李复的任务除外,因为秋叶青神烦,而且拉近了看的话她长得真的很路人甲。

 

十一、

  我在师徒面板拜了个天策师父,看名字应该是个军娘,叫段依芸。不过我们从来没说过话。

  后来她A了。我看到她最后上线的天数一天天增加,到第三十天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这就是AFK”。

  就这样一直到我出师,都没看到她再上过线。

 

十二、

  这个时候老三也建了号,不过她第一个号是在笑傲江湖建的,至今还只有二十多级的炮哥。老三对银发鸳鸯眼的深v炮一直热烈地执著着,当然,她大师兄除外。不过这是后话了。

 

十三、

  四十八级的时候我去单刷了一次荻花。老一惨烈地过了,没见到老二。路上漫山遍野的红衣教大胸妹子实在是太可怕。

 

十四、

  巴陵有个精英怪任务,基本上所有的小白做到那个任务时都会死得不要不要的。

  在试了无数次过不了后,我M了路上随手组到的喵罗:“我们两个一起做那个任务的话能过吗?”

  “你能控住他多少秒?”喵罗问。

  ……我只能突两秒,控是什么东西可以吃么。

  “……算了我开大号来吧。”喵萝说。

  我无聊的在原地蹦跶了一下,然后就看见一只深V炮哥从天而降砸在了喵罗身边。

  ……老三不在真是太可惜了啊。我条件反射地想。

  炮哥双开了他的大号小号愉快地完成了任务,然后问:“你有师父吗?”

  我打开师徒界面看着军娘大师父灰掉的名字,如实回答:“有一个但是从来没见过。”

  “那你拜我为师吧。”炮哥说。

  就这样,这只大号为炮哥的喵罗成为了我二师父。

 

十五、

  二师父给我传完了功然后问:“还有什么事么?”

  “师父你能带我刷一次荻花么?我四十八级的时候刷了一次,过不去。”

  “……可是你现在已经五十九了= =。”

  

十六、

  第二天上线的时候我后知后觉的发现二师父交易给我的除了两组纳元丹之外还有两千金。

  看着瞬间丰满的数字,我想了想还是觉得等师父上线后还给他比较好,毕竟那个时候看这两千金就是一笔巨款。

  巴陵县的任务清完了之后我去了龙门,下线之前看了一眼师徒列表,大师父和二师父都没上,二师父的小号也没上。

  

十七、

  之后和之前一样,清任务,跑地图。我从龙门到了昆仑。

  昆仑入眼是漫天的冰雪,和龙门简直是天壤之别。我骑着马从雪山顶上往下看,除了蓝色还是蓝色,向天上看倒是能看到极光。

  大师父和二师父最后上线的日期在一天天增加。那两组纳元丹被我扔到了仓库,两千金揣着一直没用。

 

十八、

  昆仑出来之后我直奔瞿塘峡。

  瞿塘峡人比昆仑多多了,最多的是一片片的唐门。

  “那个,你们能让我一下么?我有个任务怪要打。”我M了其中一个。

  那个炮姐没回我。

  等了半天终于不耐烦之后,我把定军拖到了技能栏。

  自此工作室一生黑。

 

十九、

  我觉得雨承卓是个逗比,明明自己能搞定的追兵非要别人去保护他。

  开了山虎残血跑远之后看着逗比自己一剑砍死几个真心不能再虐。

  再说了,你背妹子就好好背,用抗大米的姿势怪不得对方娘家要找你算账。

 

二十、

  满心怨念的回去交任务的时候,之前看剧情就在的一个大师还在那里。

  “你师父满了么?”大师突然问。

  “没。”

  “那你愿意拜我为师么?”大师问。

  那个时候我已经快七十级了。

  反正还有一个师父空位,拜了也不亏。我这样想着,点了拜师。

 

二十一、

  虽然三师父也是贯彻的放养政策,但是至少他没有A,问他问题也很快能得到回复。

  有个能解答问题的师父已经很幸运了。

  以后我要是收徒了一定会对徒弟们很好很好的,我这样想着。

  

二十二、

  做天子峰任务的时候一个人刷不过去,第一次找了彤彤来帮忙。

  彤彤也是个毒姐,不过穿的不是我印象中毒姐的南皇的大锅而是一身白,然后我略有点失望。我一直觉得成女最好看的就是南皇毒姐和军娘了。

 

二十三、

  任务做着做着我快毕业了,大师父和二师父依然没回来。

  我在师徒列表拜了个炮萝亲传。

  

二十四、

  毕业的时候是在融天岭,经历了两次卡掉线之后终于满了级。

  当时正在烛龙殿的三师父说:“满级了?恭喜啊。”

  彤彤说:“七滚满级了?我带你大战吧。”

  炮萝师父没上线,而大师父和二师父估计是不会再回来了。

  我在融天岭的李局旁边坐了下来,有点迷茫,不知道干什么好了。

  下线之前在洛阳晃了一圈,买了南皇的蓝色同模阵营套换上,瞬间觉得世界美好了。

  

二十五、

  跟彤彤打了几次大战后装备好了点,但是还没有进团本的意识,也不会撸木桩,觉得有点无聊,就开始想着收个徒弟。

  第一个徒弟是在稻香村蹲的,一只背着重剑的二少,收了之后才知道是小号。

  后来对方在七十级的时候主动断绝了,说实话有点玻璃心,不过还好那个时候我已经收了二徒弟,并且老三也被我忽悠来双梦玩了只毒萝,所以也就觉得没有什么了。

 

二十六、

  二徒弟是在贴吧收的,说实话看到他ID的那一刹那我是真不想收他= =

  碟子后来说,我觉得在看到他ID还能坚持着收了徒的你其实也是个奇葩。

  ……其实我也这么觉得,尤其是在后来给每一个徒弟介绍师门的时候。整体师门水平都被这货降低了好么。

 

二十七、

  不管ID多么悲剧,好歹这货还算是我真正意义上的开山大徒弟,姑且称他老大好了。

  第一次看到老大是在带他刷无盐岛的时候。

 八十年代带徒弟下本的天策都是折翼的逗比,在我一枪枪戳死面前的怪的时候他已经被啃死了。

  “你自己可以解决掉几只的吧。”

  “没弩。”

  “……那你是怎么升级的。”任务的弩被你吃了么逗比= =

  “弩被我拆了。”

  “……那你站远点。”

  

二十八、

  拉扯大老大其实是件很痛苦的事,因为在他迅速地摆脱小白之后就会开始无休止地嘲笑你。

 毕业前 

“带我?我还是自己来吧,天策刷本那就是个悲剧啊。”

  “哦天策的贴地飞也是个悲剧。”

  “师父你不是天策么为什么没有一匹好一点的马。”

 毕业后

  “今天三师父带我去烛龙殿,我脸红一路都出的是唐门的。”

  ……我大战装都没穿齐。

  “我今天攻防在人群后面一直收人头……你不去打架入阵营干嘛。”

  为了南皇同模的外观。

  “我要去抓马,实在不想骑那匹破驴了。”

  ……有绿螭骢就不错了师父还骑的是越影好么你这个逗比。

  “为什么每次我问你在干嘛的时候你都在神农。”

  为了以后去洱海挖马草= =紫花苜蓿一棵二十五金实在买不起好么。

 

二十九、

上面都是两年前了。

后来我,秀秀,碟子在同一天A了。

出苍云的时候我和碟子彻底心凉了,我说我们A了吧,碟子说好。秀秀没说什么,既然我们A了,她也跟着一起A了。

然后我们一起去了FF14。

我的所有号留给了老大,碟子则是把它们全都删掉了。

最放不下的大概是二花,从升级到加入阵营到pvp手法,这大概是我带得最用心的一个徒弟了。

后来听说她练小号去了藏剑。非常遗憾,虽然说不知道在遗憾什么。

我的两个亲传徒弟都是非常非常好的徒弟……想起来有点心塞。

突然在这个时候多愁善感起来了……半夜三更的略烦躁。不想了,写完这点就睡了好了。

然后……还有一点想说的。

写在这里的话应该没人会看到的……那我就说出来好了。

很遗憾没有早一点遇见你。如果早点遇见你的话就不会让你单机这么久了,后来听你说一个人满级不知道做什么好的时候挺心疼的。后来你练了小号,于是我终于有机会带着你升级做任务了,看着你一步步满级心里真的很高兴。

去过的地方都想带你一起去,后来也确实一起去了。持国下面的极光真的非常好看;浩气盟的彩虹是踩不上去的;大明宫无名底下的数字超级诡异;万花谷除了花海也有其他很美并且没人打扰的地方。

后来你收徒弟的时候其实我特别不高兴,尤其是你带她做任务的时候。不过那好像是你带的唯一一个徒弟吧,你高兴的话,我也就高兴了。后来你不在的时候我和她关系还算不错,一起在花海截过图。妹子其实萌萌的,她不嫌弃你这么个蠢萌的师父我很高兴。

剑三更新速度太快,后来天刀出了,然后你就A了。

后来我捡到了二花,依然一步步地将她带大了。

但是那种心情是不一样的。

有段时间很纠结到底说不说,暗示了好多回你好像都不知道。后来我问道长,道长说别,说出来对大家都不好。我想想也是,我倒是无所谓但是怕影响你,我自己纠结就好了。

憋在心里其实挺辛苦的,不过后来就慢慢的好了。你A了,后来我也A了。

于是就这样,终是江湖不见了。

能够遇见你,大概是我在剑三里最大的幸运吧。

那句话,最后了还是没能说出来。不说也好,反正我是抖M。

愿你的人生没有坎坷波折,愿你被身边所有的人爱着,愿你今后不再孤单。

祝福你,我亲爱的姑娘。

评论(4)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