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滚

各种段子的存放处,语死早文笔渣超低产神逻辑_(:з」∠)_谨慎关注

复刻【四】

新坑_(:з」∠)_可能略长


 


架空未来,略慢热,渣文笔轻拍_(:з」∠)_




 




 




 


夏末在原地怔立了半天,等他换完衣服下到一楼餐厅时,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尽管正值饭点,餐厅里却只有几个顾客零零散散地坐着,看起来有些萧条。老板娘坐在靠窗的桌子边上,见他进来便招了招手示意他坐过去。


“你睡了两天了,应该是没怎么休息好外加上发烧的原因,喝点这个吧。”老板娘说着递给他一杯无色透明有些黏稠的液体,“营养剂。喝了之后再吃点东西,基本上就能恢复得差不多了。”


夏末犹豫了片刻,还是接过去乖乖喝了。他对像老板娘这种年纪稍大的女性天生带有好感。更具体一点的话,大概是一种对母爱的向往,尽管他已经完全不记得和母亲相处是一种怎样的感觉了。


“然后我得替澜向你道个歉。”看着夏末将营养剂喝完后,老板娘这才继续说道。


“澜?”夏末拆着一次性食物盒的手微微一顿。


老板娘挑了挑眉,对于他开口说话这件事并无太大惊讶:“就是那个袭击你的蠢货。不过看在他照顾了你这两天的份上原谅他吧,况且你之前不是也把他打晕了么。”


照顾夏末这话其实是老板娘瞎说的,男人最开始只不过是被威胁着让出了房间而已。然而将夏末扔上床的时候他的洁癖犯了,于是将整个房间包括浴室清理了一遍,换洗了所有的床上用品,并且在考虑了床会被弄脏的可能后顺便将夏末也清洗了一遍。当然,是非常纯洁的对待物品的那种清洗。幸亏之前他将人打晕了再加上对方生病没有什么知觉,否则估计他们两个又得打起来。


夏末认真地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食盒里是一种白色糊状的食物,和营养剂一样也添加了人体所需要的微量元素及蛋白质。为了照顾口味需求,里面还或多或少的掺杂了一些肉粒和蔬菜。虽然卖相不怎么样,但是却意外的很好吃,这让他心情好了起来。


话匣子一旦打开,很多事情交流起来就比较简单了。夏末简单地提了一下自己的现状,便开始询问老板娘如何才能到南边的城市去。


“北三城并没有直接到南方城市的交通方式,要去的话只能先搭乘定期船到北七城再中转。”老板娘沉吟道,“但是我不建议你这么做,北七城对流动人口的控制十分严格。如果你有什么顾虑的人或事,还是不要靠近那里的好。”


“不能从陆路走吗?”夏末问。


老板娘遗憾地摇了摇头:“陆路交通太过于危险,已经被废弃很久了。你可以去问澜,他或许会知道怎么去。如果他知道的话,我建议你雇佣他带你过去。”


夏末比较满意这个回答,这和他之前想找个向导的想法不谋而合。他又问道:“澜是他的名字,那他姓什么?”


“你可以自己去问他。他现在穷得连房租都付不起了,你要是雇佣了他的话说不定他会把自己整个人都卖给你。”老板娘笑了起来,“啊对了,你的钱需要我帮你换成帝国现在流通的货币么?”


“好的,那么就麻烦了。”夏末点了点头,起身结束了这场对话。


“其实我这里还有一个建议。”老板娘道,“尽量不要因为麻烦就放弃用语言交流,有的时候这反而会给你带来更大的麻烦。不过你要是实在不想与别人打交道的话,可以买个便携终端,光屏显示文字比用纸笔写快多了。”


“我这里有最新的型号,只要五千个通用点,看在你是顾客的份上打八折,如何?”


 


虽然夏末一再向老板娘强调不想将钱浪费在自己不需要的东西上,但是最后还是被老板娘的三寸不烂之舌给说服了。如果不买下那玩意儿的话,他怀疑老板娘可以源源不绝地说到第二天早上。


之后他回到了房间。出乎意料的是,澜居然也在房间里。


房间里没有开灯,澜静静地靠在窗边,一袭黑衣几乎与黑暗融为一体,就连呼吸声也微不可闻。如果不是夏末的夜视能力足够好,估计会彻底忽略他的存在。


夏末对和澜共处一室并没有太大反应,对方对他没有敌意并且毫无存在感,完全可以当空气一样无视掉。


他躺到床上闭上了眼,然而睡意却迟迟不来……或许是前几天睡太多了的缘故。


“老板娘说你的名字是澜,那你姓什么?”他突然问。


“这个字只不过是个代号罢了。”澜嗤笑道,“姓氏是很重要的东西,我为什么要把这么重要的秘密告诉给你这小鬼?”


这问题问得有些没头没脑的,澜的回复也完全没答到问题上,然而他们竟然就这么继续探讨下去了。


“那我们交换如何?”夏末认真地说,“我告诉你我的名字,你也告诉我你的名字,同样重要的东西交换不就公平了?”


他想了想又否定了这个提议:“……不,这样好了,我雇佣你,作为交换,你告诉我名字如何?”


澜冷哼一声:“我可没有落魄到需要被你这样的小鬼雇佣的地步。”


“我才不是小鬼。”夏末不服气地瞪着他,“况且老板娘说过你明明都穷到快去卖身了,名字比你自己还重要么?”


澜周身的温度瞬间冷了下来,原本像是与黑暗融为一体的薄弱气息片刻之间变得无比强势而具有侵略性。他微微站直了身子,看向夏末的目光里甚至带上了杀意。


换作是旁人敢对他这么说,说不定早被拧断了脖子。澜看着夏末,脸色阴晴不定。


然而他抑制住了自己的冲动,周身的杀意也瞬间消失不见,像是将自己又重新融入了黑暗之中一般。


他在思考着什么。


夏末等了很久也没等到回复,对方的杀意转瞬即逝,短暂得让他差点以为那是错觉。正当他想要重新把问题再问一遍时,澜开口了。


“……这个世界上,有些东西的重要程度是你无法想象的。和这些东西比起来,生命一文不值。”他的声音低沉而缓慢,不带任何感情。


夏末还没来得及理解他说的话,澜又接着说了下去。


“然而你这么问我,证明你显然是不懂的,并且你也没有用对自己来说一文不值的东西来和我交换比我性命更为重要事物的资格。”澜冷淡地说,“说吧,除此之外,你想要我为你做什么?”


即便是被夏末无意中冒犯了,他仍然是接受了雇佣。


然而前路漫漫,这只是个开始而已。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