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滚

各种段子的存放处,语死早文笔渣超低产神逻辑_(:з」∠)_谨慎关注

复刻【序】

新坑_(:з」∠)_可能略长

架空未来,慢热,渣文笔轻拍_(:з」∠)_



大概是夏天快要到来的时候,这座宅邸的最后一位主人去世了。

夏末挖了一下午的坑,将老爷子埋在了院子里开得最灿烂的那棵桃花树下,然后又一铲一铲地往上填土,直到上面形成一个半人高的土堆。

他填土这活是在大晚上做的,暗淡的月光下只能看见一个模糊的身影在一下一下机械地挥动着铲子,要是有人看见这场景估计得吓得半死。不过好在这一带已经快算作郊外了并没有什么人,就算真有人路过这阴森的宅子也会远远地绕着走。

坟前没有墓碑。作为一个无师自通的新手来说,夏末送葬的活儿其实已经算不错了,再说了宅邸上下也找不到一块能做墓碑的石头,于是他便削了一块小木牌权当灵位,斜斜的插在了坟堆前面。

没有纸钱,也没有香烛。夏末在认真地回忆过了一遍之后,觉得整个过程已经差不多了之后,他拍了拍身上的土,然后在坟前坐了下来。

他在坟前坐着发了一晚上的呆。在清晨第一抹阳光出现的时候,他决定要离开这里了。

虽然说夏家人的上一次造访已经是十年前,并且就种种迹象来看他们也似乎早就遗忘了这里,但是难保不会有人在提起陈年旧事的时候突然想起这个被放弃的地方。服侍老爷子的人还要几天才来,这个时候离开是最安全的。

跟夏家有关的一切都是危险的,哪怕只有零点零一的风险也是夏末所承担不起的,更何况现在这里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在太阳完全升起的时候,夏末拖着行李走出了老宅的大门。在踏出宅子的前一刻,他略略迟疑了下,但还是头也不回地走了出去,最终将自己和身后的过去完全分开了。

将厚重的铁门完全锁上之后,他将那串钥匙仔细地放在了贴身的衣袋里,这才转过身对门外完全陌生的世界打量起来。这是他出生以来第一次这么清楚地看到外面的世界。

门外和门内的世界显然是完全不一样的。他微微眯起了眼,抬起手遮住了对他来说略为刺眼的阳光。

离开了这里,要到哪里去呢?

这是第一个问题。

既然夏家在北方,那么就往南走吧。

夏末是这样想的,也这样做了。他在心里默念了下“上北下南”,然后拖着行李坚定的走向了自己认为的南方。遇到墙就找其他路绕过去,总之面向南方一直走就行了。

然而这么直直地走了两个小时之后,他发现这是完全行不通的。

老爷子教他上北下南的时候没有告诉他要将太阳定位参照物,并且在绕了几条路之后,他连以最开始将老宅作为参照所定的“南方”也确定不了了。

就目前情况来看,老宅是回不去的了。

这位十几年没出过门的大家闺秀(误)第一次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恶意。






评论(1)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