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滚

各种段子的存放处,语死早文笔渣超低产神逻辑_(:з」∠)_谨慎关注

【唐藏】我有特殊的作死技巧【六】

拖了好久终于拖完了……

渣渣轻拍QWQ



唐竹不会pvp,更何况他还是个田螺,和叶叽叽去巡山的时候基本就是重复着他死三次叶叽叽死一次的过程。田螺腿短解控少,每次叶叽叽开了减伤玉泉跑路的时候唐竹还在后面各种被定成雕像。
叶叽叽觉得田螺太苦逼,然而唐竹有他的坚持,他绝不切惊羽。
“一门双惊羽像什么话。”此乃唐竹原话。
“蠢。”唐拂衣听说之后嘲笑道,“让他切个惊羽比切个丁丁还难。问题是,他有丁丁吗?”
然后他就被悬赏了好几天,顺气丸买得差点倾家荡产。
“我有没有我媳妇儿知道。”唐竹冷静地说,顺手又挂了一个“1438”的悬赏上去。
一旁围观的叶叽叽表示,这是他活了二十多年见过的最无聊的两个人。
自从那天三个人“冰释前嫌”之后,叶叽叽小队和唐拂衣小队之间的关系就变得有些微妙起来,既不是一见面就打得你死我活的仇敌,当然也不是能手拉手一起去看风景的好机油。
这其实应该算是好事?叶叽叽想。
当然好事坏事和好大一朵花都没啥关系,他向来是思维意识游离于世界之外的那个奇葩。
其实这四人的关系好坏不是重点,重点是,唐竹已经很久没有上过线了。
“你愿意和我一起生活么?”某次下线前的道别时,唐竹问。
“当然愿意啊。”叶叽叽当时正在翻看阵营列表里的人头数,便想也不想地这么回答了。
唐竹像是很高兴的掐了掐他的脸:“那就一言为定了,见到我的时候可不能反悔。”然后便下线了。
待到唐竹下线半个小时之后才后知后觉地将事实消化的叶叽叽第一反应是:“卧槽!”
第二反应则是:“卧槽卧槽卧槽!”
“一起生活什么的这也太快了吧尼玛这不就相当于是同居吗同居了以后要做什么这么一来我到底是在上面好还是在下面好万一我妈来了要怎么解释以后是要个小孩么领养呢还是试管婴儿呢卧槽卧槽我居然就开始我的下半辈子人生了啊啊啊啊啊啊啊!”脑补小王子叶叽叽仰天长啸。
总之千言万语汇成一个字,卧槽。
想来想去怎么也想不开的后果就是,叶叽叽成功地忧郁了起来。
他决定去找人聊聊。
“阿花,让我们从人生哲学谈到诗词歌赋如何?”叶叽叽大轻功飞到屋顶上,在蹲着玩滚滚的好大一朵花旁边坐了下来。
“嗯,说吧,趁我还能这么悠闲的跟你说话的时候。”好大一朵花头也不抬,继续揉着滚滚黑白相间的毛。
寂寞的叶叽叽终于不到浩气营地作自杀性袭击了,因为他发现在唐竹不在的时候观察好大一朵花这个奇葩比转风车更有意思——尽管经常被唐拂衣威胁要把他从南屏一路杀回昆仑去。
如果被帮主看到的话估计又要大喊“夭寿啦阿蹲你家媳妇儿跟别人跑啦两个受一起是没有前途的”云云。
“你想象过和对方在现实中在一起生活吗?”叶叽叽很认真地问。
“……对方是谁?”好大一朵花问。
叶叽叽指了指下面正疯狂地打着木桩的唐拂衣。
好大一朵花向下瞥了一眼,漠然道:“那应该会是地狱吧。”
叶叽叽又下去问唐拂衣,唐拂衣只送了他短小精悍但是有着丰富内涵的四个字:“格老子爬。”
叶叽叽没得到想要的答案,垂头丧气地重新跳上房顶。
“要么你自己想想?比如一起逛超市啊买大葱啊什么的。”
“我想像不出来……话说为什么是大葱啊。”
“随便说说的,不要在意。”
“其实你只是婚前焦虑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好大一朵花这么安慰他。
“……你怎么得出的这个结论?”叶叽叽嘴角抽搐。
“百度到的,这个症状刚好符合。”好大一朵花十分认真地给他展示网页界面。
叶叽叽简直被他打败了:“我这不叫婚前焦虑,我是在纠结……”
“纠结什么?”
他突然卡壳了。
就在这个时候,系统突然传来了一条线下消息的提示。
好大一朵花还在念也不知道是百度还是微博上搜来的乱七八糟的内容:“……到处走走,读几本书,净化自己的心灵,提高自己的修养,多培养几个兴趣,然后你就会发现,还是特么游戏有意思。不对,无视最后这句。”
“可能是唐竹发来的哦,你要看看吗?”他偏头看向叶叽叽,“说不定是‘我已经到你家楼下了快出来迎接本大爷’……之类的消息?”
叶叽叽一脸凝重地看着那条消息,最后还是带着一脸视死如归的表情接收了。
以好大一朵花的视角来看是看不到消息里都写了什么的,不过按叶叽叽浏览的时长来看,应该是很长很长的一封信。
叶叽叽从上往下看了一遍,又从下往上看了一遍,然后看着看着就掉线了。
“唐竹把你网线拔了吗?”好大一朵花问。他这问题显然问得有点多余。
“人走了?”终于打木桩打得心满意足的唐拂衣大轻功二段跳上了房顶四周环视了下,“终于想开了?”
“估计是吧。”好大一朵花回答。
如果按叶叽叽最后下线前的表情来看,应该是高兴而迫不及待的。
不过话说回来,唐竹到底写了什么呢?

——END——

于是这就完结了_(:з」∠)_妈蛋哟lofter死活刷不开

蛋疼得自己都不想直视……请叫我烂尾小能手谢谢【虽然肯定没人看啦


评论(1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