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滚

各种段子的存放处,语死早文笔渣超低产神逻辑_(:з」∠)_谨慎关注

【唐藏】我有特殊的作死技巧【五】



【五】

唐竹退了固定团,准备去找老王入阵营。

其实唐竹是不想入恶人谷的,因为据说老王的笛子吹得很难听。并且他还不能捂住耳朵,不然老王会不高兴认为你不尊重他。老王一不高兴,莫雨就倒霉了,因为他会拖着莫雨听他吹笛子。然后莫雨就要抓狂了,莫雨一抓狂整个恶人谷就都不好了,因为他抓狂的时候会自带一个狂乱的buff,伤害提高百分之百防御下降百分之五十,对己方同样有效。这表示这周恶人的攻防就只能洗洗睡了,除非他们能拿到任务物品【穆玄英的信】强制驱散狂乱buff。

当然,穆玄英不是这么好找的。就算找到了,浩气的“小天使护卫团”也会分分钟把你干翻在地。

所以总结起来就是,听谷主笛子的时候一定要用欣赏的,仰慕的,钦佩的,感觉自己心灵受到了洗涤的眼神与心情去听。陶寒亭将介绍信交给唐竹的时候是这么说的。

唐竹沉默了。

他终于知道为啥今天叶叽叽没和他一块来而是站在昆仑传送点一脸心疼地握住他的手说“一定要活着回来”了。

现在想起来,叶叽叽那时的表情明明是幸灾乐祸才对。

他仰头向老王屋子的方向看了两秒,随即决然地踏上了他的征程。

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返。

“保重。”陶寒亭看着他越来越远的背影沉声说。


“今年冬天真冷啊。”猎户说。

“是……是挺冷的。”叶叽叽裹着披风在马上瑟瑟发抖。

“等人呐?”猎户同情地看着他,“进来坐坐吧,不然一个冻成残废的你怎么拯救一个变成脑残的他?”

叶叽叽嘴角抽搐,想了想还是决定进屋等。他翻身下马,结果因为穿太厚了裹得跟个球一样,一个没站稳就滚到了地上,然后他就这么滚着滚着滚进了屋。

猎户看着他豪放的进屋方法目瞪口呆,心想恶人就是恶人,行事作风果然不一般。


这边唐竹终于爬到了老王的屋子前。

事实上他在半山腰就听见老王魔性的笛音了,只不过隔得远又塞了耳塞,所以并没有什么感觉。到了顶上的时候,那段笛声已经停止了。

唐竹心想天助我也,刚想趁这个时候交了信就走,却见一个天策口吐白沫踉踉跄跄地从房里扑了出来,一个疾冲出了栈道,然后掉下悬崖摔死了。

唐竹:“……”

他痛苦地取出耳塞扔进背包,像举炸药包那样高举着陶寒亭的信,一脸视死如归地迈着正步大步跨进了屋。

“陶寒亭让你来的?”王遗风接过信打开扫了一眼,重新又举起笛子,“远来是客,辛苦了。”

一般来说,王遗风接过信就意味着玩家已经加入了恶人谷,并没有必需的仪式之类的东西。

这就完了?唐竹看着自己阵营信息增添的“所属阵营:恶人谷”一项,暗暗松了一口气。然而就在他将要走出屋子的瞬间,一道柔和的气劲拦住了他的去路。

王遗风看起来神态高华,波澜不惊道:“且听完老夫这一曲吧。”

听你麻痹!唐竹泪流满面。


后来叶叽叽是在平安客栈接的唐竹,与他一起被送来的还有那个口吐白沫摔死在悬崖下的天策。

唐竹灌了两大碗花蝴蝶送上来的酒,精神稍微好了一点。他握着叶叽叽的手,双目无神的盯着天花板,喃喃道:“一入此谷,永不受苦,永不受苦啊。”

叶叽叽心疼地又给他灌了一碗下去。

花蝴蝶见怪不怪,显然是对这种事已经习以为常了:“睡一觉起来就好了。你们这才听了一次,要想想从小听这曲子到大的莫雨少爷,那才是真英雄。” 

隔壁的天策已经开始了新一轮的抽搐。

而这边唐竹还在碎碎念:“媳妇儿啊你辛苦了……早知如此当初我就不该让你入阵营……要不是入了阵营你也不会如此命苦都是我对不起你呐媳妇儿……三退保平安啊我命苦的媳妇儿以后我再也不放你一个人出去了……”

刚开始的时候叶叽叽还十分心疼地安慰他两句,到后来唐竹说一句他就“嗯”一声,最后实在忍无可忍,抡起重剑一剑砸了过去,于是世界终于清净了。


评论(2)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