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滚

各种段子的存放处,语死早文笔渣超低产神逻辑_(:з」∠)_谨慎关注

【唐藏】我有特殊的作死技巧【四】

睡前撸一发……略短小

_(:з」∠)_这就是篇逗比文


【四】

“是好久不见了。”唐拂衣远远地站在守卫打不到的地方,将弩随意地扛在了肩上。然而就算是这种看似轻松随意的姿态,他给人的压迫感也丝毫未曾减少。

“怎么,你的人?”他点了点叶叽叽。

“是的。”唐竹上前一步,不动声色地将叶叽叽护在了身后。

“那就给我看好点。”唐拂衣冷冷道,“这已经是第二次了。”他从身后拎出一直在假装四处在看风景的那个万花:“你偷袭了他两次,让我轮你二十次这事就算过了。”

这不是没打到么!你这么记仇真的好么!叶叽叽从唐竹的身后上前一步站到了他的身边,狠狠瞪着唐拂衣。唐竹一来他瞬间就有了底气,虽然唐竹是个pve一上去就是送人头的份,但是只要他在自己就会安心许多。

“师兄,我不会让你在我的面前轮他二十次的。当然,我不在的时候,也不行。”唐竹的脸上依然是温和的笑容。他抽出了腰间的千机匣,缓缓举起对准了唐拂衣身旁的万花,“你要是偷袭的话,我们两个没有胜算,但是现在你失了先机,身边又带了个拖油瓶,胜负可就不一定了。”

唐拂衣冷笑:“你倒是可以试试。”他拎着万花的衣领随手将人甩到自己身后,“自己一边玩儿去。”

二对二——不,应该是二对一。对面的万花——尽管他是个离经花——倒是并没有上来帮忙的意思。他转了转笔,在路边找了块大石头拍了拍灰尘坐下,然后就这么悠闲地开始扔起了骰子。

……确实是一边玩儿去了,跟幼儿园小朋友一样。

围观了全程的叶叽叽表示,这是他活了二十年来见过的最掉链子的队友,堪称猪一般的对手。

二对一,一方是只会打副本但伤害高得吓人的天罗和职业风车人头狗藏剑,另一方是无论何时何地想杀就杀被得罪了会杀光对方一户口本的疯狗惊羽。

唐门【X2】缓缓地举起了双臂。

藏剑准备猛犬胡跑。

【系统】:【好大一朵花】掷出六颗五木明琼5,5,5,6,6,6,共计33点。

【系统】:【好大一朵花】掷出六颗五木明琼4,5,6,6,6,6,共计33点。

【系统】:【好大一朵花】掷出六颗五木明琼5,5,5,6,6,6,共计33点。

【系统】:【好大一朵花】掷出六颗五木明琼6,6,6,6,6,6,共计36点。

【系统】:【好大一朵花】掷出六颗五木明琼6,6,6,6,6,6,共计36点。

【系统】:【好大一朵花】掷出六颗五木明琼6,6,6,6,6,6,共计36点。

剑拔弩张的气氛出现了一丝诡异的静谧。

“想要做成就吗?”万花又接着扔出了两个三十六点,面无表情道,“我有特别的扔骰子技巧。”

余下在场三人一脸惨不忍睹的表情,唐拂衣端着弩的手上隐隐爆出青筋。

还打么?叶叽叽用眼神询问唐竹。

唐竹咳了一声,主动给所有人找了个台阶下:“这样吧师兄,你轮我二十次,我们就当这事揭过了吧。”

唐拂衣一脸嫌弃地看着他:“你让我轮我还不愿意呢。就你那一副弱不禁风的小样,看见都倒胃口。”

“没事师兄,来来来我脱光了让你轮,顺便给你展示下新练的肌肉。”唐竹十分不要脸的开始解扣子。

“滚滚滚滚滚,带着你的小情人赶快滚出老子的视线。”唐拂衣受不了地摆了摆手,转身拎起还在扔骰子的万花准备走人,“这次就算了,下次再撞上来就让他扎你丫一身的太素九针。”

唐竹奸计得逞,把扣子扣了回去,左手牵着叶叽叽,右手将千机匣插回腰间,十分愉悦地笑着向他们挥手告别:“师兄一路走好,下次来找我和叽叽玩啊。”

唐拂衣简直要被他们闪瞎了,受不了地召唤出马将万花拖了上去,自己带着个拖油瓶滚了。


这边唐竹和叶叽叽两人心心相印地回到了帮会领地,那边唐拂衣和拖油瓶离经花却遇到了此时他们最不想见到的人。

雨后初晴执剑而立,挡在了二人离去的道路上。

她在有了他们消息的第一时间就退了叶叽叽他们的队,并且把帮会也退了,因为她确实只是为了唐拂衣他们而来的。

“墨言在哪?”雨后初晴问。

“不知道。”唐拂衣在看见她的瞬间就皱起了眉,看起来十分的不耐烦。

“你还没回答我墨言在哪。”

“都说了我不知道——”

“我问的是他。”雨后初晴打断他,看向他身后还在扔五木明琼玩儿的万花。

万花将视线转到她身上,淡然道:“我不想告诉你。”他拉了拉唐拂衣的袖子,“我们走吧。”

唐拂衣“嗯”了一声,勒紧马缰倒退几步,突然猛地一抖缰绳,马匹便载着两人闪电一般疾冲前去。

“站住!”雨后初晴喝道,雷霆震怒瞬间出手然而却没有命中。

闪电从她的头顶高高跃过,不多时便跑出了她的视野范围,而她脱离战斗后再想用大轻功追踪两人时却早已失去了他们的踪影。

“又是这样。“她喃喃道,却终是停了下来。



不想写下一章……原计划下一章就该肉结尾了_(:з」∠)_不会写肉好忧伤

评论(6)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