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滚

各种段子的存放处,语死早文笔渣超低产神逻辑_(:з」∠)_谨慎关注

【唐藏】我有特殊的作死技巧【三】

断网果然是第一生产力_(:з」∠)_


【三】

唐竹原来是不看帮会频道的,直到帮主铺天盖地的密聊轰炸了过来——

“阿蹲!!”

“啥事?”

“阿蹲呐!!!”

“……速度说,我在打本。”

“阿蹲啊!!!!”

“…………”

“阿蹲呐你媳妇跟别人跑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然后帮主就被屏蔽了。

过了会儿帮主夫人的密聊响了起来:“看帮会频道。”

唐竹切回帮会频道看了两秒,好整以暇地放了个千机变,回复道:“你们真是闲得蛋疼。”

正在扛着boss的铁牢军爷莫名感受到了从远程堆里传来的杀气,虽然这杀气不是冲着他而是冲着boss,他依然有种菊花正在被威胁的危机感。

【不对啊难道是哪个藏剑洗了探梅?】←军爷

【……卧槽工作室今天是怎么了这dps飙得跟吃了炫迈一样完全停不下来=口=】←团长

完全停不下来。唐竹微笑着想。


唐竹决定找雨后初晴谈谈。

之所以不是叶叽叽,因为他觉得像帮主这样八卦鸡婆并且十分不靠谱的人说的话并没有多少可信度。虽然不是完全没有依据,但是夸张的成分肯定是有的。唐竹不想在他和叶叽叽之间因为误会而造成隔阂甚至伤害到叶叽叽,于是他选择用自己的方法查证真相。

他推了一切副本活动,在叶叽叽他们身后尾随了好几天,而事实证明,帮主果然是818看多了闲得蛋疼。唐竹并没有发现什么不对的事情,便准备回去打本了。

没想到雨后初晴却找上了他:“你是那个藏剑的情缘?我和他不熟,也没有在这里长期呆下去的意思,叫你们的人少来骚扰我。”

“我到你们帮只是来找人的,没找到,过几天就走了,你大可放心。好心提醒一句,这种818看多了的帮会还是早点退了吧,小帮会比较清静。”

“顺便我劝你还是多注意下别人的情绪吧,上次看到他世界喊绑定奶的时候孤零零地跟被抛弃的小鸡崽一样。”

唐竹看着邮箱里的信叹了口气,有点头疼。帮会里狗血的事件确实发生得比较频繁并且闹心,或许是时候重新找个帮会了。

他对雨后初晴还是感到有些歉疚的。他承认因为叶叽叽找了个绑定奶却没有告诉他而有些生气,但是这气却并不应该出在躺着也中枪的雨后初晴身上,虽然这枪很大一部分不是来自于他而是源于八卦群众。

“关于这件事我很抱歉,也并没有质疑你的意思,先代帮会里的人向你说声对不起了。”唐竹想了想,这么回复道,“关于找人的事,如果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地方,请尽管开口。”

他找信使要了只鸽子,将信寄了出去。


而此时正在巡山的叶叽叽并不知道这件事。事实上,他差不多是大难临头了。

他碰见了那个疯狗惊羽。

具体经过是这样的——他在小道上看见了一个落单的万花,于是又想也不想地疯狗一般一个玉泉冲了上去……诶为什么要说又?

就像电影回放一般,那个万花被一爪拉走,随后不远处传来熟悉的弓弩上弦声。

卧槽尼玛这剧情似曾相识啊。

雨后初晴最近情绪有点不对,叶叽叽就任由她去了,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这两人。

这尼玛绝对打不过啊。叶叽叽反身聂云就跑,结果依然被一发追命干翻。

然后嘴里又被塞了一把截元丹,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帮会】:【叶叽叽】在 南屏山 被【唐拂衣】拖进了小树林啪啪啪

“唐拂衣?”雨后初晴在队聊频道里问,语气却像是在自言自语。

“……我马上过来。”叶叽叽还没回答,就看见地图上那个蓝点飞快的向他接近。

叶叽叽第一反应是,她这次居然这么积极?

第二反应是,卧槽我已经回营地了。

雨后初晴离这里并不算远,几个大轻功起落便到了叶叽叽被击杀的地方。然而在她到达的时候附近却已经没有了任何人的踪影。

她顿了顿,朝营地的方向追了过去。

对唐拂衣这个名字有反应的不止雨后初晴一个。几乎在雨后初晴确认的同一时间,唐竹的入队申请就发送了过来。

下一秒,唐竹的身影便落到了叶叽叽身前。

唐竹微微晃了晃稳住了身子,向叶叽叽安慰般地笑了笑,随即便看向了已经追到了营地门口的唐拂衣。

“好久不见了,师兄。”




话说我能暗戳戳地占个唐花的tag吗……

评论(1)

热度(12)